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乱雨纷纷~12~母子之间(上)

作者:admin来源:人气:858




            十二  母子之间(上)
  看见薛明疼得满脸是泪,小雨才从疯狂中清醒过来,直骂自己混蛋,明明姐
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这样来一下子不疼死也去了半条命!
  连忙抱住冷汗直冒的薛明,一动不动的俯在薛明身上,温柔的舔去她脸上的
泪水:「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该死……」
  现在的薛明哪里还有心思享受小雨的温柔体贴,她每一处神经都在强烈感受
着阴道中那撕心裂肺的痛楚,一双小手推挤着小雨的腰胯,试图把那巨大的凶器
给推出体外:「疼啊……王八蛋你快抽出去啊?……」
  抽出来再想插进去可不是那么容易了!小雨心想,此时他的阳具埋在薛明娇
嫩紧密地阴道内,正感受着从没有过的紧迫感,这与插在妈妈和姨妈阴道内的感
觉明显不一样。在她们那里感受更多的是温暖和湿滑。而在薛明的体内,虽然干
涩让自己微微有些疼痛,但更多的却是死紧死紧的感觉,好像是要把自己的精液
给直接挤出来!
  小雨把阳具紧紧地钉在薛明的小穴中,对薛明示连哄带骗:「明明姐,你先
忍着点啊,一会就不疼了,第一次都这样的!如果现在抽出来再插进去的话会更
疼……」
  「你还想再插进来?你去死……」薛明此时好像是受惊的小兔,一动也不敢
动,微微的磨蹭都会钻心的疼!
  「不再插了……不再插了……乖明明别哭了……」反正已经插在里面,当然
不用再插了!小雨温柔的擦掉薛明满头的汗水,不时在她粉嫩的脖颈、脸蛋和柔
软的红唇上轻啄一下,以缓解她紧绷的神经!
  慢慢放松下来的薛明开始感受到小雨的脉脉柔情,软软的安慰、轻轻的亲吻、
柔柔的爱抚让她痉挛的阴道内壁也放松开来,紧绷的大腿也缓缓放开,自然的屈
膝靠在小雨的腰胯旁边!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她全身弥漫开来!果然放松让疼痛减
轻了好多!
  睁开梨花带雨的泪眼,看着眼前这个刚刚夺走自己贞操的小男人,英俊刚毅
的脸上还有着淡淡的稚气,深情款款的眼神中流露着浓浓的纯真。这就是自己的
第一个男人,第一个占有自己全部身心的男人!可是他却不属于自己一个人。会
后悔吗?薛明不知道,现在也不用知道,最起码现在的自己没有后悔,这就行了!
  看见薛明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眼神中看不出是什么感觉!小雨心里有点发
毛,不会把我当成强奸犯给做了吧!讨好的问:「明明姐,好些了吧?」
  薛明答非所问:「你得到我了……以后你给我什么交待?」
  小雨连忙紧了紧胳膊:「好明明姐,我一定一辈子都对你好。」
  「就对我一个人好?」
  「呃……」小雨说不出话来!当然说不出来,让他放弃妈妈和姨妈,还不如
让他放弃自己呢!
  薛明并没有逼他说出来,她乖巧的转移话题:「你说是和我做舒服还是和你
的楠楠做舒服?」从刚开始到现在,薛明都一直刻意不提倪楠和小雨的母子关系,
不知道是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小雨稍稍动了动身子,薛明立即皱了皱眉。看来这个刚刚为人妇的处女还没
有适应过来:「那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小雨想了想,明知道不一样,可却
表达不出来,又或者不愿意说出来!「怎么不一样?是不是和楠楠做更舒服?」
  对这件事薛明却不依不饶!小雨想了想,回答非常有水平:「和楠楠做是她
侍候我,现在是我侍候你!」
  也不知道对这个回答满不满意,反正薛明没有再追问。只是叹了口气:「小
雨,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你想过以后吗?」
  小雨爱怜的亲了下薛明光滑的额头:「我只知道我们在一起很开心很幸福,
而且我们并没有伤害到谁,如果非要说出让我们难过的事,那就是对不起爸爸和
姨夫。可我爸爸你也知道,对于他,我们并没有愧疚,至于大姨夫,他早就不能
算是真正的男人了……」
  薛明有些疑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不是真正的男人?」
  小雨嘿嘿一笑:「就是他的鸡巴硬不起来了……」说着挺了挺自己的大鸡巴。
长时间在那温暖紧密的地方一动不动,小雨感到难受的很!
  听见小雨嘴巴里吐出淫秽的字眼,薛明脸一红,但是私处却莫名的紧了一下
:「流氓,说话真难听……」
  看着薛明娇羞的样子,小雨越发兴奋:「那我说好听的……乖明明,好老婆
让我动动好吗?我好难受!」
  薛明把脸一转,偏向一边:「谁是你老婆?……你爱动不动……」
  听着薛明欲拒还迎德娇嫩调调,小雨双手攀上薛明怒挺的双峰,一边揉弄她
勃起的乳头分散她的注意力,一边稍稍将阳具退出一些再渐渐的擦进去:「你就
是我的乖宝贝,好老婆……」
  虽然阴道内还是传来隐隐的疼痛,但已经是薛明能够承受的了,虽然是第一
次品尝男女之爱,但作为现代女性,薛明并不是对此一无所知,她知道疼痛是不
可避免的,只是双手攀到小雨脖子上,轻轻央求:「啊……轻点……轻点……」
  一个是久经战阵的风月老手,一个是初出茅庐的鲜嫩处子,经过长时间的温
存尝试,小雨从薛明身上感受到更多的美妙快感,而薛明也在小雨的刻意调教下
渐渐感受到性爱的强大魔力。开始感觉到阴道中的疼痛越来越多的被一种从来没
有过的快乐所代替,不停分泌的性液让两人的生殖器摩擦变的更加润滑顺畅!随
着小雨越来越快的动作,丝丝鲜红的处子落红和着粘粘的分泌物,通过两人身体
的缝隙流了出来!
  看见薛明脸上渐渐显露的快乐颜色,小雨知道她已经开始享受性爱带来的快
感,动作更加的快速猛烈:「乖明明……现在舒服了吧?……爽不爽?……」
  薛明把小雨紧紧抱在怀里,让两人的身体没有一丝丝缝隙,连她原本高挺的
胸脯,也被压成两个大肉盘。红彤彤的小脸深深埋在小雨的脖子里:「我不知道
……坏蛋……不许说……嗯……」
  小雨更加厉害的逗弄羞不可抑的薛明:「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痛苦还是快
乐啊?说啊!」
  这王八蛋竟然停了下来,正在感受美妙快感的薛明好像冲浪突然没了浪花一
般,睁开迷离的双目,幽怨的看着坏笑的小雨:「坏蛋……你怎么……」
  小雨伸出舌头舔了下薛明嫩嫩的脸蛋:「告诉我,你到底爽不爽?」
  虽然很不好意思说,但是体内传来的阵阵麻痒,还是让薛明张开了嘴:「爽
……很爽……满意了吧?」终于征服了胯下的小母马,小雨顿时感觉有一种自豪
感,支起上半身,开始用力抽动,两人的结合处因为剧烈的碰撞,立即响起淫秽
的声响!
  突然降临的剧烈冲击让薛明稍稍有些不适应,她也担心这样剧烈的动作对小
雨的伤口有影响:「啊……啊……啊……轻点……你还没好……别……别……」
  薛明被冲击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是强烈的快感也更加猛烈的侵袭着她!渐
渐的把她送上人生的第一次高峰。
  剧烈喘息的薛明突然绷紧了身体,双手紧紧抓住小雨的胳膊,大张的嘴巴流
出一徐口水,大眼无神的看着上方。她终于高潮了,那巨大的快感让她茫然不知
所措!只是傻傻的一动不动!
  痉挛的阴道内壁带给小雨更加强烈的紧迫感,似乎要把他的阴茎给夹断一般!
  小雨只是稍稍停了一下,又开始了抽插。由于薛明高潮后的大量分泌物,让
她的阴道更加滑腻,这也让小雨抽动的更加快速。只是他似乎又忘了身体下面的
小可怜,还是个刚刚破身的处女!
  已经虚脱的薛明似乎已经无法承受小雨的猛烈冲击,喘息着哀求小雨:「别
……等等……等等……我有些受不了……求求你……」
  可是已经有点射精欲望的小雨,却不理会薛明的哀求,粗大的肉棒更加剧烈
的在薛明已经红肿的鲜嫩阴道内抽动:「好老婆……我马上要射了……你忍忍…
…」
  薛明哭泣的摇着头:「不行……啊……我受不了了……不要了……啊……疼
啊……」
  「小雨,快停下,你要弄死她啊?」终于一声温柔的呵斥制止了小雨的暴行!
  倪珠这时来到小雨身后,在小雨的屁股上啪打了一巴掌,把小雨从疯狂的情
欲中个打醒了过来,回头对姨妈说:「姨妈你来了……」
  倪珠看着小雨身下紧皱眉头的薛明,把小雨拉了起来:「你个小畜生,你看
把明明弄的,太不像话了」
  退身跪在薛明脚边的小雨终于开始心疼薛明:「对不起明明姐,我一时昏了
头…
  …你没事吧?」可怜的薛明此时已经连回答的力气的都没了!
  倪珠轻轻扶起薛明:「还问,过来帮忙把她抱到床上去!」小雨连忙应了声,
起来把薛明抱在怀里,送到卧室的大床上。薛明只来得及给倪珠一个感谢的微笑,
就昏昏睡去!倪珠去卫生间拿来温热的毛巾,擦去薛明脸上的汗珠,又轻轻抹了
抹她已经一塌糊涂的下体!睡梦中的薛明仍然皱了皱眉头!
  打理好薛明,倪珠才回过头教训小雨:「你知不知道刚才那样会把她弄坏的?
  太不像话了。她还是第一次,你怎么一点也不懂温柔?」
  看着姨妈凶巴巴的样子,小雨也知道自己不好,陪着笑脸抱住姨妈的胳膊求
饶:「好姨妈,我知道错了,刚才是因为我憋了好久,有点控制不住才会那样,
下次再也不敢了!」
  看着外甥的可怜样,倪珠也便怒为笑:「好了好了,跟我说又什么用?等她
醒了你好好跟她赔礼道歉吧!」
  小雨见姨妈不再绷着脸,嘻嘻的在她的嫩脸上亲了一口:「知道了我的好姨
妈!」 说着手已经不老实的钻进姨妈的领口,隔着奶罩在姨妈的乳房上揉搓起
来:「好姨妈,我现在真的是好难受,我要肏你」
  看着外甥一直站着的阴茎,倪珠哪有不从之理:「好了好了,你真是个小魔
星,你的伤没事吧?」
  小雨把姨妈的纽扣解开,把奶罩推了上去,一口含住姨妈已经挺立的奶头吮
吸起来,嘴里含含糊糊:「早没事了……你看明明都不是我的对手……」
  倪珠吃吃一笑:「小色狼,别在这……让明明好好休息,我们去地下室……」
  现在的小雨就好像是没见过女人的小童子一样,急切的把姨妈拉到地下室里,
三下五除二的扒掉了姨妈的外套,可能是因为知道这一段时间都不能和小雨做爱,
所以倪珠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穿着开裆裤,而是穿了件很普通的白色内裤。
  让姨妈躺在地板上,小雨一边来回吻吸姨妈的一对乳房,一边把手伸进姨妈
的内裤中,触手一片湿漉漉的毛发!看来倪珠也早已经情动。倪珠张开丰满的大
腿,让外甥可以尽情的在自己的裆部摸索,双手抱着在自己怀里耸动的头,倪珠
舒服的呻吟:「乖宝贝……等等……姨妈有事跟你说……」
  小雨是一点不买账:「好姨妈,等会再说吧……」倪珠无奈的笑了笑:「好
……好……等会让你妈告诉你吧……」
  跪在姨妈大开的双腿之间,小雨扯掉姨妈的内裤,让姨妈肥嫩滑腻的阴户暴
露在自己面前。倪珠伸出右手握住外甥的巨大阴茎,拉到自己的阴道口:「憋坏
了吧?……快进来吧……」
  小雨顺势一挺,滋的一声,巨大的阳具已经被姨妈温暖的肉穴全部包容。抱
着姨妈滑嫩的大腿,小雨飞快的挺动起来。不必像和薛明做爱那样顾虑重重,姨
妈温暖的身体任由他策马扬鞭、任意飞驰!而倪珠浪荡的
  淫叫更是让外甥感到额外的刺激:「噢……好老公……你肏的珠儿好爽……
好久没被你肏了……珠儿的小屄好想……你的大鸡巴……用力……」
  骑在淫浪的大姨妈身上,小雨感到真正的爽快!
     ****      ****      ****
  倪楠进了大门就看见地板上一滩夹杂着丝丝鲜血的湿痕!她当然明白那是什
么!小东西,真的把明明吃了!本来就欣喜万分的心情此时更加的锦上添花!
  走进卧室,第一眼看见薛明光裸着一丝不挂的身子睡在自己的大床上,只在
腰腹间盖了一床毛巾被。而地下室隐约传来姐姐那淫荡的叫床声,果然不出所料,
小坏蛋又和姐姐在下面疯呢!轻轻的走到床边,看见薛明红肿的下体和布满青紫
的乳房。这小畜生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这么个娇嫩的小美人啊被他折磨成这样!
  轻轻走进卫生间,冲了把澡,然后只穿上儿子最喜欢的,也就是床头相片中
自己所穿的紧身运动开裆裤。出来的时候,发现薛明已经醒了,正羞怯的看着倪
楠的打扮!倪楠大方的走过去,坐到薛明身边!
  「阿姨……」薛明羞怯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倪楠抓住薛明的一只手:「还疼吗?……」
  薛明点点头!倪楠开始骂自己的儿子:「这个小畜生,看我怎么收拾他……
  好明明,你怪阿姨吗?是不是觉得阿姨很淫荡?」
  薛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阿姨……我只是觉得你胆子真的很大……当初你
怎么会和小雨……他毕竟是你的亲生儿子啊?」
  听薛明的询问,倪楠的脸上荡起幸福的微笑:「你真的想知道?」
  薛明羞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我既然决定跟着你和小雨,当然想要知道
你和小雨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还有小雨和珠阿姨之间……这些太不可思议了……」
  倪楠点点头:「这些是应该告诉你的,其实阿姨和小雨有这种关系,都是你
珠阿姨害的,是她先和小雨好上的……」倪楠把姐姐和小雨之间发生的事原原本
本的告诉了薛明!
  薛明瞪大了眼睛,听着小雨和倪珠之间的奇特爱情!对这有血缘之亲的两个
人之间的故事,真是又惊又奇,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更加禁忌的倪楠和小雨
母子之间发生的不伦故事!
  倪楠先侧耳听了听地下室里的动静,那两个人好像仍然在征战着!理了理思
路,倪楠把自己和儿子的故事告诉了薛明……
  倪楠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每个细节!那是两年多前的一个暴风雨的夜晚!
  那时的自己还只是市局的档案科科长,刚刚爬到省委书记位置的王忠吃完晚
饭又老调重弹,要自己辞掉工作,跟他去省城做家庭主妇,不可避免的争吵随之
而来!
  在吃了王忠一记重重的耳光后,倪楠哭着冲出家门!
  在B市,除了儿子、女儿,倪楠唯一的亲人就是姐姐倪珠,而儿子现在就在
姐姐家。她在外面转了几圈,浑身湿透的她来到姐姐家。敲了几次门都没有人应。
  难道姐姐不在家?可儿子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出去啊?倪楠没办法只好离开。
  除了楼道口,却看见姐姐家里有灯光。明明家里有人怎么不开门?
  倪楠又敲了敲门,仍然没有人应。她哪里知道,现在自己的亲姐姐和儿子正
在洗着鸳鸯浴,水流声掩盖了她的敲门声。握住门把轻轻一转,门开了。竟然没
有上锁。
  进了客厅,倪楠正要喊姐姐,忽然她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姐姐的娇笑声!
  那笑声中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已经中年的倪楠当然能听出那笑声中包含的意
思!
  姐姐和谁在卫生间里?姐夫不是出差去了外地了吗?而且倪楠也知道姐夫的
病!
  那姐姐和谁在卫生间里?难道姐姐红杏出墙了?心脏开始猛烈的跳动起来!
  想起姐姐这么多年的不容易,倪楠的心释然了,姐姐虽然已经徐娘半老,但
是风华并没逝去,深有体会的倪楠知道,自己和姐姐正是人们所说的虎狼年龄,
对于性爱有着更多的渴望!自己的老公虽然正常,可对自己早已失去了兴趣,自
己还不是每每深夜梦醒时,忍受着欲望的煎熬?总不能让姐姐就这样守活寡一辈
子啊!暗暗佩服姐姐的胆量,自己恐怕没那个胆子!
  可是姐姐也太不小心了,偷情连门也不关,幸好是被自己撞见,假如是别人,
可就完蛋了!轻叹了口气,倪楠打算悄悄出去给姐姐带好门。这时候卫生间又传
来一个男人的笑声,这个笑声像炸雷般把倪楠定在那里一动不动!那笑声虽然很
轻很短暂,可那笑声倪楠太熟悉了,那分明是儿子小雨的笑声!难道……难道…
  …倪楠不敢想下去,她的心脏更加猛烈的跳了起来,似乎要从她的嘴里蹦出
来!
  这怎么可能?他们两怎么会?……
  倪楠定了定神,强压住自己剧烈的心跳,返身轻轻把门带上,扣上门锁。这
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晃,又稳了稳神,倪楠微颤着移向卫生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