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淫龙出世(第六章)

作者:admin来源:人气:461




  第六章
  大龙快六岁了,任楠荫把魏光新不知从那里搞来的小学课本教到了三年级,
大龙越来越顽皮,每次都要玩着任楠荫肥白的大奶子才会好好的学,由于每天晚
上对任楠荫的行为,开始懂事的大龙有点明白了这个他要叫妈妈的人,在这个家
里是没有地位的,因此他对她开始不太尊重了。
  正在学习时,大龙忽然要脱任楠荫的裤子,任楠荫一边哄着,一边看看没人
就打了他的手,大龙自出生以来家里把他当祖宗般的爱着,从来没被打过,这次
任楠荫抓着他的手在手心打了几下,大龙哭了起来,何素芬听到大龙的哭声,不
由跑来看,魏光新和玉兰也闻声而至,一问之下知道是任楠荫打了大龙,这下可
不得了。
  魏光新上去就是两个耳光,何素芬拉着大龙到了自己的房间,玉兰也跟了进
来,何素芬问大龙为什么被打,大龙就说了,还不停的哭着,何素芬便说:“好
了,大龙乖不哭了,奶奶和小姑姑让你摸,你要摸谁,”大龙看看两人说:“奶
奶和小姑姑都要,”何素芬笑着说:“好好,奶奶和小乖姑姑都让大龙摸”说着
和玉兰两人脱了裤子,露出娇嫩的阴部抓着大龙的手放在骚屄上让大龙尽情的摸
弄。
  晚上兄弟三人和玉梅回来后,兄弟三人一听说就冲进房间抓住任楠荫,剥光
她的衣服,一丝不挂的任楠荫被反绑着吊在梁上,嘴里塞了团破布,一只脚被高
高地吊过头顶,她只能靠一只脚的脚趾尖在地上支撑着身体平衡。
  等大家都吃完饭,在魏光新的指挥下把任楠荫拖到外面土地上,在那里早就
打了两个间隔1米多的木桩。
  任楠荫被反绑着双手按在地上,双脚被分开绑在那两个木桩上,屁股下面垫
着个草垫子,使她的屁股稍稍地抬起。
  家仁用一根布条紧紧地勒住她的嘴巴,再用蜂蜜涂在她骚屄周围,只见魏光
新拿出一个铜管,在蜂蜜的作用下顺利插进了她的阴道。
  拿来一杯子蜂蜜倒进插在任楠荫阴道内的管子里。任楠荫起初并不知道用意
,但是当她看到魏光新手上拿的一个瓶子里黑糊糊的蚂蚁时明白了,任楠荫都已
经不敢想了,开始了绝望的挣扎,但是她的双脚被绑在两个木桩上,根本无法并
拢,骚屄里插着那根铜管使她闭上娇嫩的阴门的希望也落了空。
  随着任楠荫看到魏光新把瓶子里的蚂蚁倒入铜管,蚂蚁嗅到了甜味纷纷爬进
洞,往自己的阴道深处爬去的时候,任楠荫的恐惧潮水般涌上心头,很快她就感
到落在大腿上的蚂蚁,给她带来的从大腿开始的瘙痒在往她的屁股上蔓延,尽管
任楠荫拼命地挣扎,但也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摆动肥臀,根本无法减轻从她屁股
上传来的恐惧。
  很快,不可避免地,瘙痒传递到了任楠荫的阴户及深处,任楠荫知道挣扎是
徒劳的,只能紧紧咬住勒在嘴里的布条。蚂蚁在任楠荫的骚屄处汇成一个黑团,
一直延伸到骚屄深处“啊……天啊……不要……”任楠荫突然大叫起来。
  阴道深处传来奇特的麻痒,那种痒不是身体表皮的痒,那是一种透彻心肺的
令人欲死不能的折磨。
  “放了我……求求你……我不敢了……”任楠荫大哭大叫,呼天抢地的用被
紧紧反绑在一起的双手试图抓挠着自己的大白屁股。“知道厉害了吧?”魏光新
阴险地笑着。“知……知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行了!”“啊…
…”又是一声长长惨叫。
  蚂蚁源源不绝地爬入,任楠荫快要疯了。魏光新:“还敢打大龙吗?”任楠
荫马上回答:“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帮我……洗洗…。”任楠荫说完娇羞
得想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看你表现不错,先给你洗一洗,”魏光新让家仁用清水冲走了蚂蚁,见她
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走到任楠荫面前,抬起她的下巴说道:“怎么样,以后还
敢不敢打大龙?告诉你大龙虽然是你的儿子,但是他也是你的主人,你给我记住
,以后大龙要怎样你敢有一点违抗看我怎么收拾你。”
  任楠荫吃力地扭动脖子,看着魏光新,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用眼光乞求着。
  魏光新挥了挥手,兄弟三人将任楠荫解开拖到房里,家仁的手指直接就在任
楠荫的骚屄里挖得唧唧作响,残留在任楠荫体内的蜂蜜也被挖了出来。任楠荫被
家仁抠挖得哼出淫声∶“嗯别挖了,我会受不了的,”一股股淫水涌了出来,任
楠荫觉得酸麻无比,家仁抠挖得正兴起,又插入一指,两根手指在她阴道里直进
直出,任楠荫紧紧地趴在床上,撅起肥白的屁股让家仁尽情调玩弄。
  家仁的手指不停地震动着她的身体,任楠荫也被他插得“嗯哼”连声,混合
着蜂蜜的温热淫水正汩汩地泄出来,任楠荫只觉得骚痒的快感愈来愈强烈,家仁
觉得任楠荫的阴道紧紧缠住他的手指,就狠力插进深处,想瞧瞧她高潮时的淫荡
模样。
  泄出来的汁液黏着在家仁的手掌上,家仁意犹未尽地用力挖她几下。任楠荫
也不禁哼了两声,家仁抽出手掌搭上她的左肩,将湿黏发亮的手掌张在她面前。
  “看,全是你的体液。”任楠荫看得满脸羞红。家仁把沾上淫汁的手指放入
任楠荫嘴里,要她连掌心、指缝都舔干净。
  于是三人看着她闭上眼眸吐出香舌舔净自己混有蜂蜜的淫水,右手仍不停地
揉搓她的乳房。当任楠荫拉开家仁的裤裆,硬挺的阳具立刻弹跳出来打在她泄红
的脸颊,家仁赶紧握住她的双峰紧紧掌在手中,发出悉嗉声地揉搓着。
  家义掠开任楠荫的长发,让大家都可以看见她的口交,双手握住阳具,张开
娇红欲滴的嘴唇轻轻包含着龟头,一阵酥麻感立刻传到家仁紧绷已久的神经。
  柔软的舌头缠绕着龟头,让家仁感到龟头的温度正急速上升,任楠荫接着上
下摆动,但没几下,家仁就掐紧她的奶子,任楠荫微蹙着眉,忍住龟头含在嘴里
往喉咙喷射浓热精液的感觉。只看见任楠荫鼓着脸颊,大概家仁还没停止射精,
她用来包住龟头的樱唇正从嘴角滴出白浊的精液。其实任楠荫已经被迫喝下不少
精液。
  家仁的阳具并没有因此软下,依然保持坚硬,他在任楠荫温暖的嘴里来回挺
动了十几下,慢慢提出阳具,龟头上的精液还粘成长丝沾在任楠荫的嘴角。
  跟着家仁就把任楠荫推倒在床上,一下分开她的双腿,蠕动的阴唇正缓缓溢
出丝丝蜜汁,阴户全貌呈露出来。
  家仁毫不犹豫地挺动阳具刺入,任楠荫只是呼叫了一声,一条火热的铁棒已
直直送入下体深处。长长的阳具挺向子宫,任楠荫感觉被她吸吮过的龟头正在她
小腹内跳动。顶在子宫的骚麻感让她自动缩紧骚屄。
  家仁的阳具被任楠荫的阴道紧紧挟住后产生不可言喻的快感,不禁扭动屁股
搅拌了几下,慢慢地往外抽出,只见长长的阳具闪着晶莹的淫水,待龟头抽至阴
道口时,家仁快速地插入那淫热多汁的骚屄,龟头顶着子宫转了几下,然后再慢
慢抽出。
  这样重复几次后,任楠荫也忍不住暗自微微的挺动胯部,被家仁揉转子宫时
也会哼出浪声,水汪汪的杏眼流转着迷蒙的充满情欲的目光,粉脸泛出桃红色的
艳容,那羞赧中带着淫荡的旖旎春色令家仁再也不能把持,他狠狠地向前一击。
  任楠荫被干得仰起下颔,蹙紧着眉心吐出了一阵鼻音的呻吟。
  全身的重心集中在阳具的前端当作支撑,家仁气喘嘘嘘地双手摁在暴露出雪
白的乳房上。家仁高高架起任楠荫修长玉腿,用足力气一下快似一下地猛抽狠送
,十指掐住像果冻在晃动的乳房,拼了命插着任楠荫的粉嫩骚屄。
  坚硬的阳具不断地攻击使她前后摇动的身体,任楠荫咬着牙忍受从子宫传来
的震撼力,淫水不停地喷泄,家仁也感到她的淫水间歇地溅到他的大腿,像拉风
箱一样上下挺动屁股,在兄弟面前快速奸淫着,他忽地抱住任楠荫的大腿压向胸
口,想来个更深入的姿势。
  这时,家义和家信都看见任楠荫那闪着晶光的淫水正缓缓涌出插着阳具的粉
嫩骚屄,滑过臀沟滴落在床上 ,看得两人心猿意马,心想大哥怎么还不干完。
  家仁接着把阳具深深插入任楠荫的穴里,一抽一送时比起先前的摩擦感还要
刺激。而这种压着的姿势也让任楠荫觉得那根炽热的阳具正毫不留情地往她阴道
深处猛烈攻击,好象每一下都深深地戳进了子宫。
  这时任楠荫的阴道急速收缩,全身一下崩的紧紧的,家仁那根阳具好象也被
紧紧挟住不能抽动。他只感到被高温的柔软物团团包围,接着就有股黏液喷向龟
头,他忍不住两腿颤抖,输精管强烈的产生蠕动,跟着精液就从龟头猛射出去。
  只见家仁的屁股一挺一挺的,显然他正处在射精的过程。而任楠荫被他挤压
得动弹不得,自己也正达到高潮,张着嘴角吐出仅馀的气息,任楠荫发出微弱的
声音,那是子宫被热热的精液喷射时的感动声。她的阴道深处也一吸一吸的,仿
佛要把家仁的精液吸干似的。
  家义拉开家信正在拧她臀肉的手掌,抱起丰腴的臀部往前一送,他的龟头就
没入任楠荫的骚屄了。陡然被家义的龟头插进下体,刚飞上高潮的她立刻泄了出
来,但是家信封住了她的红唇,那种紧张惊慌的性感叫不出来,只有和家信热烈
接吻的间隙中闷哼出声。
  被轮奸的高潮快感不禁化成欢快的泪痕从眼角簌簌流下。任楠荫娇躯振动着
,家义捧起她的臀部,两人的下体紧密结合,阳具直往她体内来回抽插,家信依
然重迭伏在任楠荫身上一面咀嚼,一面等待家义泄精。
  任楠荫被家义捧着臀一下下干着,又热又硬的阳具来回捅向她体内,滑溜的
子宫不断和发热的龟头接触,还会在小腹里蹦跳着,淫汁就像高浓度的粘腻花蜜
一样,从被人高高捧起的臀沟中滴落。
  大概是过于兴奋,一轮猛挺之后,阳具暴胀,家义的精液就直直激射在任楠
荫的子宫里。家信像鱼一样翻过任楠荫的身体,让她四肢趴在床上,用背后位再
度让龟头没入任楠荫的骚屄内。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接着院门被敲的山响,屋里的人都穿了衣
服出来,包括正在狠干着任楠荫的家信,也停了下来穿好衣服,刚出屋子,就见
两个警察冲了进来,院子里还有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戴着手铐,家义一眼就认出
了是那个人贩子,这时有一个中年美妇迎向从屋里出来的警察和被警察扶出来的
任楠荫。
  这时何素芬上前拦住警察说:“你们不能带她走,这是我们用钱买来的,”
那个中年美妇上去就给了何素芬一个耳光,大龙见有人要抢走妈妈,冲上前拉住
任楠荫的裤子,“妈妈,不要走,”中年美妇抬起脚就把大龙踢倒在地,兄弟三
人不干了,冲上前就要打。
  两个警察马上拦住,这时乡里的治保主任说:“大家冷静一点,魏光新你是
村长管好你的儿子,隋女士你先别急,现在先把你女儿带到外面的车上去,”中
年美妇恨恨的看了魏家人一眼,扶着女儿任楠荫出去了。
  主任对着魏光新说:“老魏啊,你不知道买卖人口是犯罪的吗?”一边说一
边拉着魏光新走到离人群较远的地方,“现在把你三个儿子中的一个交给我带走
,你放心我保证一个月内给你送回来,现在只是作给那家人看的,不然对方把你
们告了就不好办了。”
  魏光新也明白此中道理,看看三人招手把家义叫了过去。不一会家义点点头
走到两个警察面前伸出双手,警察把手铐给他戴上,家里人一看就要上前,魏光
新挡住了,看着家义被带走。
  何素芬心里气不过,对大龙说:“大龙,你要记住打奶奶的那个婊子,以后
一定要给奶奶报仇,”大龙被踢了一脚心中本就不高兴,点点头眼中射出令人心
跳的凶光。
  治保主任没有食言,不到一个月家义就被放回来了,在农村地方保护主义起
着很大的作用。有此一劫数使得魏大龙因此而得福,就在魏大龙到了上学得年龄
,省城的一个大公司的老板古宏智为了形象,资助贫困山区的失学儿童,意外的
看上了魏大龙,竟然把他接到省城的家里,当魏大龙洗澡时看到了他那条异于常
人的大鸡巴时,满意的感到自己没有看错人。
  从此魏大龙就在省城上学,他有着聪明的天份,在古宏智的教育下学习优秀
并且跳级,同时在古宏智的影响下,学会了对女人的调教。
  古宏智是圈内有名的调教师,而且和市里的领导关系密切,与几个有同好的
老板在郊外的一处豪华别墅搞了个俱乐部,里面有训练有素的女奴可供市里的领
导玩弄,包括公安局长,因此有着安全的保障。
  魏大龙大学一毕业,古宏智就把公司的大权交给了他。古宏智年轻时一次打
架被一刀捅在腹部,从此不能生育,所以他对魏大龙当儿子一样看待。上学期间
古宏智征得魏光新的同意将魏大龙改叫古大龙,将来由大龙自己决定姓什么,大
龙的孩子一定姓魏。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