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覆雨翻云之梦瑶淫传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37

(一)庞斑与秦梦瑶。
  好不容易逼走了蒙氏双魔,向清秋、云裳和秦梦瑶转身欲行,才走了几步,走在前头的向清秋突地听到身后云裳一声娇吟,他转回头去,只见娇小柔弱的云裳双眼紧闭、身子微颤,紧靠在扶着她的秦梦瑶身上。
  「怎么了,裳妹?」向清秋赶忙要上前搀扶,却被云裳挥手阻住了,「我没事,清秋哥,只是方才使出初祖剑法,伤了些元气。清秋哥,你先入城和他们会合好了,有梦瑶小姐陪我,该没事的。」看着向清秋的身影走远,云裳这才站直了身子,转而扶着秦梦瑶,而这回倒是身段修长优美的秦梦瑶站身不住,非得靠着云裳才能站立了。
  「梦瑶小姐,」云裳柳眉微蹙,方才秦梦瑶力退双魔时,她为其意态所慑,只能叹为观止,但才走了几步,她就发觉不对了,秦梦瑶步履踉跄,似是光走路都在忍着伤、忍着疼一般,偏偏当秦梦瑶注意到云裳的眼光时,反应却是不由自主的玉脸微红,那含羞的少女媚态,教云裳不由得想到了个不该有的可能,不得不装假先支开了向清秋,女人间才好说些不该给男人听到的事儿。「云裳有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看秦梦瑶脸儿更红,却没有阻住她再问下去,云裳虽还没听到答案,心中却已经有了解答,「梦瑶小姐是不是…刚给男人破了身子?」心事竟给云裳一口道出,秦梦瑶羞得娇躯发颤,站都站不稳了,修长的身子偎到娇小的云裳身上,芳心却不由自主地回到了方才的柳心湖边……
  趁着庞斑离开,吸引了种子高手们目光的当儿,秦梦瑶也离开了柳心湖,但她心悬着十八种子高手,并没有一走了之,而是躲在一旁的柳林当中,暗中观察着种子高手们的状况。
  看到庞斑扬长而去,种子高手中除了少林程望被杀以外,并没有什么损伤,秦梦瑶才刚要放下一口气,突地道心微震,一股强烈的感觉从身后靠近。
  不但没有躲开,秦梦瑶连声音都没有出,乖顺地任背后那人紧紧搂住了她。
  由于道胎和魔种天然的相吸力量,对庞斑的情况,她可是最了解的一个,从一入柳心湖开始,秦梦瑶就发觉到了,庞斑表面上四平八稳,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儿,体内却是气血翻腾,好像有股强烈的火随时要爆发出来一样。
  这也难怪,道心种魔大法虽能完全转换一个人的气质,可惜庞斑尚差一线,未竟全功,超凡脱俗的外表之下,仍有一些强烈的负面情绪蠢蠢欲动,加上这些日子以来,庞斑先是在和厉若海的决战之中负伤,紧接着又面对韩柏、范良极和风行烈,再加上和乾罗决裂,虽说没能使他内伤加重,但自制力却也在逐渐减退当中,偏偏方才又对种子高手们动了真怒,忍不住出了手,一时之间心魔大乱。
  秦梦瑶对这些事儿虽不能尽知,却也了然大半,她知道现在的庞斑,正渴想着一阵强烈至极的发泄,如果她避了开去,一股心火无处发的庞斑就算拚着内伤加深也要尽歼十八种子高手。想到这儿,秦梦瑶已下了决定,即使今儿要在这幕天席地当中给庞斑破去处女身,玩弄的死去活来,也非得护住种子高手们不可。
  虽说是下了决心,可庞斑的手段真是厉害,当他那火热的嘴吻上秦梦瑶玉颈的当儿,那火热酥软的感觉,差点就让秦梦瑶叫出声来。
  加上庞斑不只是搂着她,口舌在秦梦瑶敏感的玉颈上游动而已,他的双手早已经滑过秦梦瑶腋下,托住了秦梦瑶坚挺高耸的双峰,隔着衣裳就揉捏了起来,充满了情欲的手是那么巨大、那么火热,即使隔着衣裳,威力也全不见降低,火辣辣地刺激起秦梦瑶的处女春情。
  已经下了决心,加上道胎和魔种先天的相互吸引,虽是难掩娇羞,秦梦瑶仍放开心胸,承受着庞斑那恣意的抚爱,任他一步一步地勾引出她体内的情欲。
  若现在只有他们两人在场,秦梦瑶几乎可以确定,自己会毫不犹豫地呻吟呼叫,诱发出男女之间甜蜜动人的本能欲望,和庞斑尽情地享受鱼水之欢,偏偏外头种子高手们还没走,秦梦瑶残留的神智压抑着高呼的渴望,无声地享受着庞斑那无所不至的挑情手段。
  也不知等了多久,好不容易等到碍事的种子高手们离开,此时的秦梦瑶早已是钗横鬓乱、衣衫不整、媚眼如丝、眉黛含春,衣上的扣子不知何时已在庞斑的魔手下敞开,连沾着香汗的里衣都已滑到了身下,一双敏感坚挺的玉峰,毫无屏障地落入了庞斑的手中。


  在他时而温柔、时而强猛的揉搓抚爱当中,秦梦瑶乳上的蓓蕾已然绽放,虽在暗中,雪白玉乳上那两点娇媚粉嫩的红点,仍诱得人心痒难搔。偏偏庞斑的技巧还不只此,在春心荡漾的秦梦瑶默许当中,他的手已滑入了秦梦瑶裙内,直捣那淫滑湿润的幽谷。
  好不容易等到了外人离开,秦梦瑶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毫无避忌地咿唔出声,「哎…你…你的手…唔…好…好热…哎…美…美死梦瑶了…唔……不…不要…那里…那里不行…会…会弄湿的…」「就是要够湿…才会舒服…」温柔地吻着秦梦瑶赤裸的香肩,慢慢地吻向她娇软温热的脸颊,庞斑的嘴毫不猴急,好整以暇地吻遍了秦梦瑶火热柔软的脸蛋儿和肩颈之处,良久良久,才堵住了秦梦瑶干渴的樱唇。
  一阵又一阵甜美温柔的吮吸,勾的秦梦瑶春心荡漾,她也感觉到了,自己那从未为男人开放的幽谷当中,此刻已是湿滑无比,一波波的黏稠津液,正逐渐逐渐地滑了出去,加上庞斑的手早已覆上了她珍秘的幽谷,指头正精巧地勾弄着她勃发的小蒂,如弹奏乐器般地诱发出她狂野的欲火。
  知道他已经了然自己的湿滑,秦梦瑶又爱又羞,死命地吻紧了他,深怕再给庞斑说话的机会时,会听到什么不堪入耳的话来。
  那一股股的火,已不知在秦梦瑶的体内烘烧了多久,烧的这天仙般的绝色女子欲火狂升,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暗夜的林中,只见秦梦瑶转过了颀长的娇躯,四肢八爪鱼般地搂紧了庞斑,菱红娇软的樱唇饥渴地向他索吻,凝脂软玉般洁净莹白的肌肤染满了热情的晕红,媚的彷似一掐就掐得出水来。
  此刻的秦梦瑶体内被那狂野无比的欲火充得满满的,早已被灼的浑然忘我,忘却了要护守种子高手们、忘却了自己面对的是魔门出名的巨擘、忘却了要牺牲自己的心意,现在的秦梦瑶无论身心都完全开放在欲焰的支配之下,只渴想着男女交合时那美妙无比的欢乐,渴想着男人那勇猛的占有。
  「哎…」拂去了秦梦瑶象征性的推拒,搂着怀中欲火焚身的绝代佳人,庞斑加快了手段。
  很快秦梦瑶的衣裳已经全落到了地下,她那清纯洁美、修长玲珑的胴体已完全赤裸地贴上了庞斑一丝不挂的强壮肉体,这种肉贴肉的亲蜜感觉,惹得秦梦瑶忍不住娇弱甜美的呻吟出声,她知道自己所渴望的就快来了,她纯洁的处女之身很快就要被眼前的魔门巨擘所夺,在他的温柔和粗暴之中,享尽男女之间绝美的艳福。
  「不…不要…怎么…怎么这样…哎…」原以为自己的处女身,就要在这竹林中献给庞斑,秦梦瑶无论身心都准备好,要迎接那美妙无比的占有了,没想到庞斑却没有在林中就干了她,反而是抱着秦梦瑶津液泛滥汹涌的裸体,轻飘飘地滑过了湖面的空间,落到了方才的小舟之上。
  那明亮的月光,好似唤起了秦梦瑶早给欲火烧化的少女娇羞,加上庞斑那坚挺粗长的肉棒就在她眼前强硬地颤挺着,配上庞斑那完美的体魄,令人不由得心摇神荡,让她忍不住缩起了身子,连一双玉腿也夹了起来,腿间那湿滑黏腻的感觉,在轻夹之中更为明显了。
  看已热情无比的秦梦瑶突显娇羞之态,偏偏庞斑好似很喜欢这调调,竟不动手,只是眼光逡巡着秦梦瑶完美无暇的娇躯,那眼光宛如实质一般,轻扫着秦梦瑶那巧夺天工的胴体,含春的眉梢、白玉般的肌肤、坚挺的玉峰、绽放的乳尖、修长润滑的玉腿,及轻夹腿间那似有若无、微映着湿润的淡淡乌光,全都没能逃出他的眼去。
  娇羞无匹的秦梦瑶只觉自己比方才在林中更能感受到赤裸无依,加上在月下被庞斑的眼光轻薄,虽没有直接的肉体刺激,感觉却远比方才那肉贴肉的淫玩更为强烈。
  「哎…」这样一丝不挂地任他观赏,比之他强烈的侵犯玩弄更为难捱,娇羞至极的秦梦瑶好不容易才想开口求他,不要再看了,尽情的强奸她吧!话还来不及出口,庞斑已经动手了,他双手托在秦梦瑶臀下,将她的玉腿挂在肩头,那美妙的幽谷就这样彻底暴露在他眼下,就好像被庞斑用眼光勾着一般,一波波的晶莹玉露不住外涌。
  被摆布成这完全任君采撷的模样儿,教秦梦瑶芳心里又羞又爱,正当秦梦瑶含羞渴待的当儿,她的幽谷终于被侵犯了!却不是被庞斑那粗长的肉棒,而是一条又湿又热的舌头。
  「唔…喔…啊…怎…怎么会这样…哎…好…好美…啊…唔…天…天哪…唔…求…求求你…别…别再…那…那里不行…不可以…啊…」一边娇声呻吟着,秦梦瑶娇躯剧颤,一双玉腿情不自禁地夹紧了他的头,好像要迫他更深入地挑弄一般。


  庞斑的舌头动的真是灵巧至极,勾挑滑舐吸吮之处,尽是秦梦瑶最敏感最脆弱的部位,好像光只是舌头这般爱恋情浓地勾扫挑逗之下,就足以令她欲仙欲死了。
  庞斑的舌头非但没有带来一丝清凉的津液,反而像是火上加油般,将秦梦瑶玩弄的浑身发烫,体内那强烈的欲火如同火山爆发般,不断地灼烧着秦梦瑶冰清玉洁、凝脂软玉般的肉体,灼的秦梦瑶幽谷当中波涛汹涌,浑身香汗沁出,更显清新妩媚。
  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全心全意地去感觉、去承受庞斑那超一流技巧的挑情,秦梦瑶只觉浑身酥软,再没有半分力了,樱唇之中口干舌燥,饥渴无比的艳媚呻吟不断从她口中传出,「哎…美…美死我了…啊…怎…怎么会这么美妙的…哎…求…求求你…别…别再弄了…我…唔…梦瑶…梦瑶受不了了…又…又要流出来了啊…」眼看着这冰洁出尘、美绝人寰,犹如天仙下凡的绝色女剑士,已被他挑弄的欲火焚身,完全受肉欲所操控,再也没有半分矜持,一心一意只渴求着他男性的侵犯,汨汨玉露不断从幽谷中向外沁出,那显然从未被男人赏玩过的美妙幽谷,已被灼的发烫了,又湿润又软滑又娇艳,也不知是被他舌上的口水,还是幽谷中的清泉浸透的。
  庞斑其实也忍得够了,他抬起头来,双手一伸,将秦梦瑶那双坚挺美丽的玉乳擒在手中,温柔又强力的搓揉起来,胸口轻轻地将秦梦瑶的玉腿顶了开来,秦梦瑶只觉胸中一窒,一股强烈到无可抑制,似乎要将她体内空气全挤出去的美妙感觉登时传上身来,就在她沉迷其中的当儿,她的幽谷已经被拓了开来,令她魂牵梦萦的坚挺肉棒已顺着秦梦瑶的濡湿,勇猛地滑入了她的幽谷当中。
  真的是很痛,幽谷中那几近撕裂的感觉,真的好像要把她整个人都破开来似的,秦梦瑶原也知道,处女破身是世上最难耐的疼痛之一,加上庞斑魔功深厚,那肉棒极其坚挺勇壮,即便是熟擅采补之道的淫娃荡妇,也未必承受得住,更何况是她那初开的玉门?
  偏偏庞斑刚才逗弄她逗弄的太过火了,即使被撑的那么痛,秦梦瑶竟也在痛楚当中感觉到一丝快感、一丝充实,那快感令她情不自禁地夹紧了他。其实秦梦瑶也不用这么做,庞斑的肉棒何等粗壮,虽说她的幽谷能完完全全地吞入了它,却也是贴得紧紧的,再没有一点点间隙了。
  感觉到身下的绝色美女虽是疼痛的夹紧了,幽谷当中却是温柔地啜吸着它,完全没有一点紧夹的疼痛感,反而更能感觉到肉欲交融的紧贴美妙。庞斑也不由得震惊了,他搞过的处女不在少数,却从没有人能在甫破瓜时,体内就能如此美妙的紧夹啜吸,就好像已乐在其中似的。他俯下头去,吻住了秦梦瑶微启的樱唇,双手温柔地在秦梦瑶的乳上搓揉抚爱,肉棒则随着腰部微不可见的扭动,缓慢而温柔地在秦梦瑶的幽谷中滑动着。
  直到现在,秦梦瑶才知道,为什么庞斑一定要把自己弄到这小舟上来开苞,就算是因着她的痛楚,幽谷里面紧紧夹着不动,但随着湖中水波荡漾,带动着两人的肉体微弱地滑动着,让庞斑的肉棒能更轻柔、更细致地在她的谷内滑动,一寸寸地抚爱过她敏感的肌肤,那滋味之美妙,不但没引发她一点点疼痛,反而像是温柔无比的轻怜蜜爱一般,一点点地抚去她的痛楚,比之任何手段更能使她快活。
  慢慢的,随着秦梦瑶的肢体热情地搂上了他,香舌的反应也慢慢激烈,幽谷里更以美妙无比的力道绞缠着那充满了她的肉棒。庞斑也感觉到了,此刻的秦梦瑶已逐渐褪去了处女的羞涩,虽说开苞的痛楚未能全消,但她热情的肉体,却已慢慢地开始享受那痛楚中的欢乐,甚至连那未褪的疼痛,都混在欢愉当中,化为另一种奇妙的快乐。庞斑原就是此道高手,身下美女虽是羞得不敢开口,但秦梦瑶肉体的反应,又怎能瞒得过他呢?
  「哎…好…好深…唔…好…好哥哥…你…你的棒子好…好大…又好粗…唔…虽然痛…可…可是美…美死梦瑶了…哎…啊…好…好哥哥…你…你的大棒子……唔…入…入的梦瑶好…好棒…好舒服喔…哎…」秦梦瑶真的没有想到,这样的话儿竟能从自己端庄娇贵、典雅秀气的樱唇里叫出来,而且还是在破瓜开苞的头一次,对象更是这魔门巨擘,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先不说庞斑的技巧熟娴,总是适切地掌握到秦梦瑶的敏感地带,他的每一下动作,都能教秦梦瑶魂飞天外,飘飘欲仙,还有这的环境,月下看美女比白天要美上十倍,更何况是绝色如秦梦瑶,被剥的一丝不挂,心甘情愿地承受着庞斑的爱抚淫玩。


  再加上庞斑虽只是善用他强壮粗长的优势,一下接一下插着秦梦瑶的幽谷,次次地胀满了她,但随着湖心波纹荡漾,在直出直入的时候,总会身不由己地转上几下,贴上原先未被触及的地带,那美妙的滋味,真是笔墨难以形容的了。
  偏偏庞斑并不堵着秦梦瑶那甜美的樱唇,反而是在她耳边轻声细语,混着冲击时的喘息,要她放开心怀,将心田里的欢乐全都呼唤出来。
  已给插的意乱情迷的秦梦瑶原只是含羞带怯地软语呢喃,给庞斑诱出了第一句,但她却没想到,这种淫言浪语最困难的就是第一句,只要头一句淫荡话儿出了口,肉欲的本能自会泯灭理智地驱策着她,让这端庄美女的口中奔出数也数不清的淫浪话儿。
  而且随着肉欲的呼唤出口,肉体的稚嫩也会随之消失,让她做出事前想也想不到的声情动作,此刻的秦梦瑶再也不是平常那洁净出尘的仙子了,她的胴体似能透出火般地紧贴着他,纤腰圆臀随着湖波荡漾不住起伏,迎合他的动作,口中的言语更是愈来愈甜美、愈来愈大胆了。
  「哎…美…美死梦瑶了…唔…啊…好…好哥哥…你的大棒子…真…真是太厉害了…唔…入…入到梦瑶最里面了…啊…好…好热…好美呀…啊…啊…好舒服…啊…嗯…啊…好…好哥哥…你…你太厉害…唔…你要…要入死梦瑶了…给我死了吧…啊…我输了…梦瑶彻底输了…好哥哥…好丈夫…求求你饶…了…啊…啊…我死了…要死了…我…啊…嗯…啊…好厉害…你…好棒…好亲亲…啊…好哥哥……啊…嗯…嗯…啊…嗯…哎…哎…梦瑶要…爽死了…好爽…好丈夫、好哥哥…给我吧…啊…死了…死了…呜…啊…呜…啊…啊…」在一声又一声愈来愈甜蜜的呻吟当中,秦梦瑶只觉高潮的快乐一波又一波地袭上身来,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顶,她的幽谷发烫,已不知给庞斑插过了几千几百次,插的津液纷飞,混着处女落红,那狂野而美妙的滋味令秦梦瑶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等到庞斑射精的时候,秦梦瑶已爽的浑身酥软,当场眩晕了过去…「梦瑶…就是这样失身的…」软绵绵地靠着娇小纤细的云裳,秦梦瑶一字不漏地,将她头一次和男人欢好、头一次尝到高潮的经过和盘托出,整个人都酥软了,眉目含春、眼波汪汪,肌肤上头透着娇媚无伦的晕红,就好像她不只是在诉说在回忆,而是整个身心都回到了那欲仙欲死的美妙当中一般。
  听着秦梦瑶的软语细诉,云裳只觉自己似乎也快要没有力气了,她虽身形娇小柔弱,平常向清秋拿她像是掌心上的宝贝一般,连点儿力道都不敢多用,房事之中更是温柔无比。
  云裳虽是爱他温柔,对前所未有的激烈蹂躏,却难免有些向往,如今听到秦梦瑶这样娇声软语,诉说着魔师床第间的种种好处,又眼看着秦梦瑶眉目含春,一幅连女人看了也要心动的媚态,云裳自己都快要受不了啦!感觉到裙内有些湿润,偏偏双手都要扶着似欲软去的秦梦瑶,云裳好不容易才扶着她走到路旁,靠到了树上。
  正当云裳一边咬着牙,忍住颊上微烧的嫣红,一边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对看似还沉醉在那肉体快感当中的秦梦瑶岔开话头的时候,背后的林内突地风声响起!
  抽身前飘,一面拔剑一面转身,云裳的反应已是一等一的快了,但来人的速度更快,云裳才转到了一半,纤腰已给来人大手一挟,紧紧扣住,那贴在小腹上的掌心无比灼热,一丝诡谲的气息隔衣传入,云裳原已运起的内力就像是冰上突地浇下了沸水,转身间便消失地无边无际,甚至连拔剑的手都没了气力。
  感到耳边风起,来人速度好快,转眼之间已将云裳挟入了林内深处,她求救似地向一旁看去,却只见秦梦瑶面红耳赤,眼中微带迷离之色,水汪汪的美眸直向此人飘送秋波,四肢娇柔地搂上了他,云裳心中暗叹了口气,也不再试图挣扎了,光看秦梦瑶那又羞又喜、娇艳诱人的神情,来人除了才刚和她合体交欢的庞斑,还会有谁呢?
  给庞斑的大手轻挟着纤腰,秦梦瑶不仅没有挣扎,反而轻伸玉臂,勾住了他的颈项,主动奉上香吻,情不自禁地享受着偎在他怀中,那种肌肤相亲的甜蜜舒畅。
  就在方才,她正一字不漏地回忆着失身时美妙乐趣的当儿,灵锐的感官便已经感受到庞斑的急速接近,不过一方面身子还没适应,举步维艰,加上她怎么也不想和这刚得到她处子之躯的男人动手,何况庞斑才刚得到她身心的彻底奉献,来自道胎的真气该已经弥补了他的伤势,以庞斑的性子该不会再向她下手,因此她也一句不提,甚至连动手的准备都没有,没想到庞斑却是迅雷不及掩耳地出了手,将二女都给挟入了林内。


  心中已若晦若明地猜到了庞斑的真正意图,秦梦瑶非但不试图挣扎,反而是合作无比地转身搂上了庞斑健美强壮的肉体,香舌尽情地享受着和他唇舌交缠、津液交流的无比快活。
  方才交合之后,她急着出来寻找种子高手们的行踪,仅仅披上了外衫,内里却是一丝不挂,加上沉浸在回忆中,身心都好像回到了刚刚被他抚爱时的感觉,仅只隔着一件外衣,凸起的乳尖不过是稍拂上他的肉体,那感觉已经舒服的让刚尝过滋味的秦梦瑶美的想要呻吟出来了。
  给庞斑抱到了人声难至的深处,当云裳娇小柔弱的娇躯滑到地上的时候,秦梦瑶好似终于能独占这强壮男儿的样子,肢体已经贪婪地贴上了他,衣衫更早在庞斑的魔手和秦梦瑶的合作下,落到了数步之外的地上。
  一方面是庞斑那强壮的肉体,在摩擦当中带给刚破身的秦梦瑶无比的亲蜜感受,已有过亲蜜接触的魔种和道胎,更是气息相接,将两人系得紧紧的,加上秦梦瑶的身子还沉醉在方才那炽烈的高潮余韵当中,自然是很快就动了春情。
  更何况当秦梦瑶搂上他的当儿,庞斑一点时间都没浪费,大手已直截了当地滑入秦梦瑶衣内,一面奔行一面热烈地揉捏着秦梦瑶丰润的圆臀,指尖甚至滑到了秦梦瑶又泄出新露水的幽谷口上,在奔行之中,若有似无地勾弄挑逗着她,让原本已经春心荡漾、欲火如焚的秦梦瑶更加难以自制,若非意识到云裳在旁,怕在奔行当中已娇吟出声了。
  即便如此,当衣衫尽褪,再次赤裸裸地落在庞斑怀中的时候,秦梦瑶的忍耐也已到了极限,当坐到地上的云裳举首望向他俩的当儿,身躯已倒在草地上的庞斑和秦梦瑶早进入了狂野的性爱之中。
  「天…天啊…」靠着纤指压在唇上,云裳才免于惊呼出声,眼前的美态是那般狂野冲动、撩人心魄,与她和向清秋那温吞水似的敦伦,真有着天壤之别。
  只见秦梦瑶裸卧眼前,给庞斑仅靠一只手就顶住了她的腰,让她下身整个悬空,只有背心靠在地上,另一手刚紧紧握住了秦梦瑶那娇媚跳动的玉乳,有力地搓揉挤压,秦梦瑶似已经被欲火完全烧化了,星眸迷茫如雾、香肌晕红若火,那双修长的雪白玉腿紧箍在庞斑腰间,随着庞斑托住她腰间的手的来回辅助,正热情地挺动纤腰,好让幽谷承受着庞斑一下比一下更凶猛激烈的冲击。
  此刻的庞斑也似发狂一般,勇猛无比地插着秦梦瑶的幽谷,连抓着她玉乳的手也愈来愈用力,在秦梦瑶纤细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丝丝红痕,强猛得像是想要把身下这娇媚绝艳的秦梦瑶弄伤弄死似的,偏偏天仙一般的秦梦瑶像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痛,那断断续续的娇媚呼声,混在她急促的喘息声中,她所承受的高潮冲击之美妙之畅快,就连旁观的云裳都似感同身受。
  怎…怎么会这样?也不知在旁失神落魄地看了多久好戏,云裳才猛地想到,眼前这对热情欢爱的男女,不仅只是乐在其中而已,也干的太久了点吧?她和向清秋成婚许久,房中之事虽是温柔而缺了些劲道,娇俏的她却也不是此道雏儿,但眼前两人疯狂淫乐的时间,却是远远超出她的想像之外。
  庞斑和秦梦瑶都是毫无保留,全没半分留力地投入那美妙的巫山云雨之中,照理说这么狂野激烈的欢好,体力该会用得很快的,可两人非但没有半点疲态,反而动作更是既大又猛,好像一定要这样,才能将体内的欲火给奔放出来。
  方才听着秦梦瑶含羞带怯地娓娓细诉,将她被庞斑弄的欲仙欲死的过程和盘托出,云裳听着庞斑那般强大威猛的性能力,令这娇媚高贵、天仙一般的美女剑士次次高潮,才是处女破瓜便享受到了云雨妙趣,云裳原还以为是秦梦瑶经验不足,夸大了些。
  如今亲眼看到秦梦瑶被干的爽到极点,连一旁有她在看着都不管了,热情无比地奉献着自己的胴体,好让两人都享受到性爱那激烈无比的乐趣,樱唇中呼喊的那么淫冶激情,连旁听的云裳听了都忍不住脸红,但她叫的那么娇媚好听、扭的那般淫艳妖娆,无论是声色两方面都美的无以复加,教云裳怎么移得开目光、掩得起耳朵呢?
  看得浑身火热、听得玉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了的云裳挨在草地上,微微转了个位子,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她到现在才看清了,庞斑那正狂插猛肏着秦梦瑶的肉棒,巨大英挺的真是夸张!不论是长或是粗,哪里是向清秋所能望其项背的?看着秦梦瑶浑然忘我的反应,云裳心中不禁要又怕又畏了,畏的是秦梦瑶的娇躯,才只是刚破瓜而已,竟真能承受得了那般雄伟的肉棒呀!


  云裳心中暗忖,若是娇小柔弱如自己给庞斑这样勇猛蹂躏,只怕幽谷内会连伤带疼,弄得血流处处,早给他干到昏过去了,那仙子一般娇柔的秦梦瑶,却在那般雄伟肉棒的抽插之下,不只没有一点儿难以承受的模样,还爽的乐在其中,谷内汹涌的津液已令两人腰臀都染的湿软黏滑,映着微微的光线,真正是美不胜收。
  心中虽难免觉得这仙子未免太放浪、太淫荡了些,但秦梦瑶终究是自己一方的人,云裳还真是怕,若是庞斑干的太狠,秦梦瑶承受不住,要给干死弄伤了,可要怎么办才好?
  偏偏她又不愿也不想阻止,那般雄伟的巨大肉棒,干的那般火热情浓,如果看到了还没有反应,还能称得上是女人吗?云裳自己也是过来人,若是在两人这般爱恋情浓、欲火狂烧的状态下阻止,两人不只是心下不爽,连肉体都要憋得难受。
  想是这么想,但眼前的秦梦瑶显然已快到了极限,原本美眸迷茫,似完全沉迷的她扭摇慢慢软弱,变成由庞斑全盘主导,那如沐淫雨般水淋淋的胴体,现在只能在庞斑的手下,随着他的动作而迎送,连声音都似随着泄身而绵软无力了。
  偏偏庞斑的力量似全无衰竭,在秦梦瑶的幽谷中干得更大力了,腰间的冲刺也更是强猛,干的秦梦瑶媚眼如丝,欢叫的声音慢慢地变成了软弱的求饶声,此刻的她再不是能和庞斑相捋的绝代剑士,更不是慈航静斋调教出来的美女高手,纯粹只是一个被肉欲所征服的女人,一个明知自己再受不了情欲冲击,偏偏又本能地渴求着更强烈侵犯的女人。
  「好…唔……啊…好…好哥哥…你…你快…快弄死…弄死梦瑶了…哎…梦瑶又…又泄了……你真…真猛…真厉害…啊…又顶…顶到梦瑶心里去了…嗯…梦瑶的…的穴都…都快给你干…干坏…干坏掉了…唔…美…美死梦瑶了…啊…好爽…梦瑶又…又要爽了…爽上…爽上天了…啊…慢…慢一点…求求你…饶…饶梦瑶一下吧…唔…你…你顶的好深…又…啊……梦瑶又要泄了…你那么硬…又那么长…啊…慢…梦瑶受…受不了了…」在一阵曼妙无伦的娇吟声中,秦梦瑶娇躯整个抽搐了起来,云裳知道,她这样代表着已达到了绝顶高潮,丢精的美妙快感已彻底占领了她的身心,偏偏庞斑的欲火却还似不见底似的,双手箍住秦梦瑶的纤腰,让秦梦瑶湿透的秀发披垂草地上,肉棒抽插奸淫的动作全然不见轻缓,干的秦梦瑶幽谷里的波涛一波一波地喷了出来。
  看秦梦瑶泄的气若游丝,不只是再无法迎合庞斑的侵犯,甚至连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云裳终于下了决心,颤抖的纤手剥去了自己的衣物,发软的玉腿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走近庞斑,纤手温柔地环上了他的颈项。天……天哪!好不容易庞斑放掉了秦梦瑶,让这已浑身无力的美娇娆瘫软地上,落入庞斑魔手的云裳却在一瞬间就崩溃了。
  一直旁观着庞斑和秦梦瑶热烈的性爱,云裳原已经欲火焚身,娇小的幽谷内水滑潺潺,她原本以为连甫破瓜的秦梦瑶都经受得起,经验丰富,而又已经被诱发了如火春情的自己自然承受得住,加上才刚把秦梦瑶搞到泄身,他的威力该当减低不少,没想到圆臀给庞斑双手一抱,玉腿登时大开,幽谷才给庞斑插入,那前所未有的硬挺和深入,一瞬间就让云裳的胴体崩溃在高潮的侵袭之下。
  她只觉幽谷之中又疼又麻、又爽又酥、连痒带酸的,什么美妙的感觉一下全都上来了,云裳明知若连自己也顺着庞斑的节奏顶挺扭摇,只怕不但没能撑到庞斑射精,甚至自己当场就要爽死,但那强烈的快乐威力无比,转眼间便征服了云裳的心,让她浑然忘我的主动挺送起来。
  出身书香世家,加上向清秋一向温柔,连床第之间都不敢多用点力,云裳一向只知温柔床戏,床第之间连声音都不太敢出的,但庞斑的抽插既勇猛又强烈,足以将女人心中任何的防备都突破,只尝过小棒子温柔滋味的云裳,幽谷深处哪里经得起这般强烈的冲击呢?很快的,她已感到高潮袭上身来,一波又一波海啸般地击垮她的矜持。
  光听着秦梦瑶娇吟便令她脸红耳赤的欢叫声不知不觉间已由云裳脱口而出,而且叫的比秦梦瑶更大声、更是娇冶骚浪,令听者魂为之销。
  「美…啊…美死人了…唔…你…你好厉害…好棒…哎…哎哟…这…这么硬…这么粗又…又这么长…啊…好…好美…好爽…好…唔…好棒…怎…怎么有…有这么悍的…唔…好…好棒…这…这么悍才…才好…呀…啊…」才刚被插,就已经爽的魂飞天外,云裳不由得爱上了这强悍的冲刺干法,她偎在庞斑怀中,拚命地扭摇着,好让自己能更深刻地承受他的威力。直到现在云裳才亲身体验到,为什么方才秦梦瑶会扭的那么妖冶、叫的这般淫荡,那豪放粗野的冲击如此深刻强烈,若非这般冶艳地扭腰挺臀、这般淫荡地呻吟呐喊,怎能将那美妙感觉表达出来呢?


  本来昨夜已被韩柏的肉棒灌得饱饱的了,便是被庞斑的魔种和青藏四密的欢喜禅秘术勾出了淫荡本性,但韩柏身具魔种,床第之间岂是易与?其实昨夜秦梦瑶已被充实得舒畅已极,体内并没有寻人欢爱的渴求。
  只是鬼王府大战在即,对方的战力能减少一个是一个,到此后发觉年怜丹和鹰飞都落了单,秦梦瑶心中顿时升起了这个主意,两人均是好色之徒,以她那修练慈航剑典后仙化的美貌,要诱两人欢好,云雨之中耗他们的体力绝非难事。
  现在目的已经达成,自己也该是收拾情怀,去寻方夜羽说以利害,让今夜之战不至变成双方精锐尽出、激战至死方休的时刻了。待得自己解决了红日法王之事,把他送回西藏,今夜鬼王府之战里赤媚将为鬼王所缠无法脱身,庞斑又要牵制着浪翻云,看方夜羽还有什么王牌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