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444


.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对于这句「名言」我是深有感受啊!


  由于高中毕业后我没能考上大学,只能到乡镇去上学。


  到镇上,我借住在我大伯娘家(大伯父已经因公死掉了),家里只有我的大伯母、一个哥哥(堂哥,因为习俗
所以叫哥哥)、两个姐姐。哥哥已经结婚了,而她就是我的嫂子。


  嫂子不但漂亮,还珠圆玉润,挺丰满的。


  那时的我,十六、七岁,情窦初开,看到嫂子丰满的身体,又加上那张清秀的脸蛋,说实话,心底暗暗地说,
以后找媳妇也要找个这样的。在那时,我还没想到从嫂子身上得到点什么。


  嫂子已经生了个小孩,才六个月,所以嫂子不用下地干活,她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家做饭带好孩子。


  我到这里一切都好,学校就在不远处,就连下课的时间,我也可以跑回来喝杯水。日子倒是挺好过的,只是一
到晚上,我就有些受不了。


  到了晚上,因为我住在他们隔壁,而且由于乡下地方,房间的隔音设施十分差。晚上哥哥与嫂子的哼哈声与木
床的吱呀声弄得我很不好受,我忍不住时就会两腿夹住被子,摩擦我的「老二」。幸好我还收藏了两本黄书,必要
时可以拿出来「江湖救急」。


  不知什么时候起,看到嫂子,我的「老二」就会硬。嫂子在我眼里就是那种人们常说的「肉感」。


  嫂子对我也很好,因为我在这个家里也不挑不捡,有事做事,没事还帮她领小侄子。


  这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我下了学。回到家,门是虚掩着的,我知道,家里人都上坡做活去了。我推开门,只见
桌上的菜用碗盖着,我知道是等我回来吃的,我拿开碗,用手捡了一根淡豆子放到嘴里,叫了几声「嫂嫂」,不见
答应,我就走到哥哥他们门前,一推门…………乖乖,不得了,只见嫂嫂带着侄儿睡在床上,两人都已入睡,嫂子
为了喂侄子奶方便,又加上天气热,她是将上身脱个精光躲在凉席上,也是热很了,她的下身只穿了条内裤,而这
时,她的一条腿曲着,我虽然看不到什么关键的东西,但我已经看得到她那黑洞洞的下身。


  顿时,我的下面一下子就挺起来了,看着嫂嫂那对丰满的奶子以及那黑黑的下身,我控制不住自己了。我轻轻
地走过去,走到她身边,好想伸手摸一摸她的大奶子,可我又不敢。


  下身涨得难受,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把我的鸡巴给掏了出来,只见我红红的鸡巴头上已开始
出现亮晶晶的液体了,鸡巴那特有的味道冲了上来。我竟在熟睡的嫂嫂面前手淫起来……。


  是男人都知道,男人站着手淫是很不容易出精的,我不停地套弄,只差鸡巴都弄得破皮了,可还没射精的欲望,
为了加快射精,我闭上眼想嫂嫂。想我们班的漂亮女生被我干。可弄了一、两百下,还是没有效果,我一睁眼。


  不得了,只见嫂子笑盈盈地望着我,完了!我心里想,我的手忘了动,可也忘了把鸡巴收起来。


  「小强,是不是很想日逼?」嫂嫂很直接很小声地道。


  「我……我……」我不知怎么回答。


  嫂子轻轻地将小侄子推到床的里边,「你回答了我,我就让你日!」


  我一听,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趴在嫂子身上,就啃她奶子。


  「轻点、轻点………」嫂子小声地说道。


  嫂子的奶子有奶水,我一吸,出来好多,可说实话,我不喜欢奶水,我只喜欢奶子,于是我不吸了,我用手捏,
捏得白色的奶水冒了出来,我将它抹在嫂嫂的奶子上。


  在农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吻。只知道男女之间要干的不就是那么回事。


  我三、两下扯下嫂嫂的内裤,解开裤带,掏出鸡巴,我站在床前,分开嫂嫂的两条腿,抬着,鸡巴就往她的下
身凑,可我毕竟是第一次,说真的,不得其门而入,只在嫂嫂的逼上凑了两下,就腰一挺,射了。


  这精虽说来得快,但因为我刚才弄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射得格外有力,第一股射在嫂嫂逼门上,射得溅了
起来,还有点星子溅到我脸上,后面的全射在嫂嫂那黑黑的阴毛上。


  「完了吗?」嫂子笑着看着我。


  不行,不能丢脸。


  我将还在硬着的鸡巴又往她下身插。


  「嘿嘿……不要急,我来帮你……」嫂子笑着弓起身,一手捏着我鸡巴,放到她的逼门口。


  这时,龟头感到热哄哄的,我知道,一定是在位置上了,我用力一顶,「啊……」从未有过的感觉,只觉得鸡
巴被软软的、热热的包在中间,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就在我一顶时,嫂嫂两腿夹住我的腰,我觉得我的鸡巴被紧紧夹住,滋味更是舒服,射精的感觉又来了,我于
是趴到嫂子身上,用力抱紧她,鸡巴恨不得整个地塞到她逼里。


  背一麻,我又交货了,嫂子也搂着我,没说什么。她心里一定认为我有病,可就在这时,我屁股一抬,她以为
我要抽出鸡巴,就松开两腿。


  我两手撑着床,将鸡巴抽了出来,刚抽出洞,我一吸气,屁股一沉,鸡巴再度刺入她逼内。


  「啊……」她一声叫,忙又捂着嘴,因为她的叫声让小侄子哼了一声,又动了一下,但幸好没醒。


  「死小子,射了两次还能来,」她扭了我一下。


  我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我没日你就不来了,那多没劲,今天我要日死你。」


  「来嘛,老娘不怕,……」


  嫂子又用力夹住我的腰,让我更有力的插她的逼。


  这一次,足足干了半个小时,她才在好紧紧抱着我的同时,射了精。


  嫂子,现在的我还想干你,虽然我们没有城里人的亲亲我我,但我们有最狂野、最爽的性爱;虽然你不会舔我
的鸡巴,我不会吸你的逼,但我同样会用我的鸡巴用力的日你的逼。